新闻资讯

致力于成为值得信赖和尊重的综合性投资控股集团

聚焦产业链 助力新能源汽车驶入快车道 ——访2018级金融 MBA 校友黄阳
HEAVEN-SENT Capital Management GROUP | Time:2022-01-21 | reading:170


转载 | 五道口校友通讯

作者 | 周航 校友办校友宣传主管


2018级金融 MBA 校友黄阳,目前在硅谷天堂产业集团担任投资总监。硅谷天堂成立于 2006 年,于2015年登陆新三板,历经近20年的发展,已从一家创业投资机构成长为综合性的产业集团。硅谷天堂以私募基金管理业务为根基,不断涉足实业经营,已布局新材料、智能制造等产业板块,坚持以实业为本、产融结合的理念助力产业发展。近年来,硅谷天堂集团聚焦在新能源领域进行深入布局,投资了很多优秀项目,作为最早一批将投资目标对准新能源领域的投资人,黄阳对整个行业的生态及发展都有独到的见解。对于新能源的当下与未来,我们与黄阳进行了对话。


问:您最早从事新能源领域投资的初衷是什么?





黄阳:对于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投资,我们主要是出于三个方面的考虑,一是国家对能源安全的需求,二是全球对节能、减排、降碳的需求,三是基于国内电池技术的快速革新。因此,在 2016 年到 2017 年,我们做出汽车电动化的趋势判断,并把投资方向聚焦于此。考虑到汽车电动化的过程会带动相关产业链的发展,且产业链上的制造环节在国内是有绝对优势的,所以我们选择投资和布局的方向并非整车端,而是我们判断确定性更强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目前我们的投资覆盖了新能源的供给侧和需求侧,供给侧主要是可再生能源,包括风电、光伏、氢能等,需求侧主要包括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不同环节的企业。通过这样行业聚焦的投资方式,我们也可以凭借产业链同一环节以及上下游的交叉验证,检验出我们对标的企业的认知是否有偏差。基于这样的良性循环,我们就会对整个产业链上真正的好 企 业,以及 好 企 业应该拥有什么样的特质有越来越清晰的认识。




问:创新方向的投资存在一定风险,在投资过程中,您是如何考量企业的?





黄阳:我们采用了自上而下、由点及面的投资逻辑。自上而下是指我们在选定赛道后,会对赛道的行业发展现状、市场规模、竞争格局到头部企业进行摸排。例如,我们对新能源产业链的切入点是电机、电动、电控三电,这三电基本上是电动车最核心的零部件,也是电动车产业链中附加值和壁垒最高的三个环节。基于此,我们对三电具体环节中的头部企业在通过初步调研工作锁定之后,通过积累的资源渠道安排实地走访和高管访谈,最终会果断出手一些看好的企业。在对选定的企业进行尽职调查的过程中,我们也在不断修正和深化自己对 行 业的 认 知,同时 也逐 步了解 企 业所在细分领域内关注度或知名度不高、但普遍受到认可或正在崛起的企业。同时我们也会围绕选定企业对上下游企业进行延伸挖掘,了解上游关键零部件信息和主要壁垒,触达下游优质客户,并对我们认为机会比较明确的企业进行投资布局,这就是由点及面的模式。通过这样自上而下、由点及面的方式,使得我们对行业的理解得以处在不断深化、修正、迭代的动态中,形成了产业投资的良性循环,也整体降低了我们的投资风险。




问:通过对行业的深度观察和调研,您认为在您所投资的领域存在技术被“卡脖子”的问题吗




黄阳:在这方面确实有一些体会。通常我们在对产业一个环节进行调研的时候,初看一大部分的产能都集中在国内。比如,锂电池产业链上每个环节前十的龙头过半都是中国公司,但是在抽丝剥茧后,会发现一些核心的工艺或是技术需要国外公司的授权,一些核心的原材料需要高度依赖进口;比如,三电环节的电控重要的零部件IGBT 开关严重依赖进口;氢能燃料电池中比较核心的基础原材料,如质子交换膜、碳纸等,也都被国外的几家大型化工巨头所垄断。但近几年,这种情况已经在向好发展。在政策方面,国家颁布的《中国制造业重点领域技术创新绿皮书》中已经有针对 IGBT 开关进口替代的表述;在最新发布的氢能补贴标准中,也将核心零部件的国产化以及整体的自主可控要求列入评判准则。在资本方面,有部分基金的存续期已经达到了10 年甚至 14 年的期限,这个期限可以允许企业完成从 0 到 1、从 1 到 100的发展过程。包括我们自己的自有资金也在关注一些早期的、刚从实验室里出来的,或是刚刚完成中试的项目。同时,科创板的推出释放了国家鼓励科技创新的信号,对科创企业登陆资本市场起到极大的助力作用。




问:在未来一段时间,公司的发展规划是什么?





黄阳:我们还是会延着新能源的供给侧和需求侧不断发力。氢能和储能都是投资潜力比较大的领域。锂电、光伏等领域留给我们的尤其一级市场的投资机会已经没有那么多了,但是氢能不一样,氢能处在蓬勃发展的前期。2021 年三大城市群的政策落地,之后各个城市群的具体支持措施及落地节奏也影响着我们氢能领域后续的投资布局。首先,提前布局了比较容易实现标准化或实现规模生产的企业,如膜电极核心零部件。同时,我们也和燃料电池电堆及系统这种偏向应用端的企业建立了良性的沟通,跟进他们的发展,希望后期通过资本或其他的方式帮助他们做大做强。这是我们目前比较重点规划的方向。




问:您认为可以给这些科创企业提供哪些方面的助力?





黄阳:首先,提供资金支持肯定是投资机构最直接的支持企业的方式。资金的性质本身也体现出投资力度的差别,如果是更长期的资金、更耐心的资本,对企业会起到更正向的支持作用,包括我们的自有资金也起到这样的作用。第二,因为一直在行业内部聚焦,所以我们确实在产业链的上下游有相对深厚的资源,在企业需要的情况下,我们会提供一些产业协同的机会。但从我们的管理经验来看,成功的投资往往不需要投资人频繁的干涉。第三,我们本身的资金也会起到杠杆效应,撬动其他性质的资金持续为企业提供支持。所以大型投资机构是背负着社会责任的,要引导社会资本补足国家需要的短板,解决痛点问题,激活社会可持续发展潜力。




问:是什么契机,让您重新回到校园深造?在校学习的课程对您有什么启发和帮助吗?





黄阳:我认为自己在工作中积累的知识还是比较碎片化的,所以希望通过系统的学习、在名师的指点下,将过去的认知和信息进行梳理和进一步深化。同时,为下个阶段职业发展积累所需要的资源。五道口的很多课程都给了我非常大的启发。例如,田轩老师在“公司金融”课程中的博弈论板块给了我很多理论层面的指引,让我在实际的商业谈判中更加从容。想要真正做好投资,不光要低头拉车,还要抬头看路。因此,学院也聘请了许多业界导师,从宏观的角度分析国内外经济局势和行业动态,指导我们用正统的理论框架解读国家政策,他们高屋建瓴的视野为我们开启了新的思维模式。




问:对于未来有志于从事科技创新相关工作的道口学弟学妹,您有什么建议?





黄阳:很多年轻人有投身科创相关工作的想法,是非常值得尊重和期许的,他们的勇气也让我非常感动。产业高速的、可持续的发展肯定离不开扎实的科创研究和有前瞻性的技术积累。我们也看到很多年轻的创业团队,在应用非常广阔的细分领域默默耕耘,为实现国产替代贡献自己的力量。置身于全球在技术端和材料领域对我国严防死守的局面之下,很多科学家长期坚守、倾尽情怀,给我很深的感触。所以我非常鼓励、期待年轻人像他们一样去尝试、投身科创相关工作。未来,我们也会更多地关注这些团队,带动资本朝向有长远意义的、利国利民的方向发展。